鮭魚洄游.jpg

哎呀,好刺眼的日光燈!我常常在想,用感覺的方式接受日光燈的光與熱,會不會跟看到的不同。過去會試著將手往前延伸,就像是要遮住日光燈一樣的攤開手掌,但我碰不到它,甚至我不喜歡遮住它,我不喜歡變暗的感覺。現在我卻下意識地用手掌擋住這刺眼的東西,面目猙獰的闔起了眼,我想我該試著戒掉開著日光燈睡覺的日子了。最近的我異常的早起,是被莫名的興奮嚇醒的,醒來之後我總是能迅速地整理至定位,比往常快上許多,早早出門。一打開家門就嗅到土霉味飄來,一會兒滂沱大雨箭下,原來在下雨時鼻子比眼睛管用的多呢。

文章標籤

R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